欢迎访问四川大学哲学系!
典礼致辞
首 页   >   学生工作   >   典礼致辞   >   正文

四川大学哲学系2017级迎新致辞(曾海军)

发布时间:2020-08-06      编辑:哲学系新闻中心      点击量:

四川大学哲学系2017级迎新致辞

曾海军 副教授

各位新同学:大家好!

很高兴能代表哲学系的老师向各位新生致欢迎辞。我到哲学系任教十年了,已经到了该端起保温杯走向你们的时候。不过,这十年来也积累了很多想跟新同学说的话,依然还有热情向你们表达。只是纵有千言万语,在这个场合,我也只能讲三言两语。因此,我只讲一个意思。我没法跟你们讲哲学有多好,因为讲起来有谁信呢?但我可以跟你们讲,哲学是所有同学都绕不开的。

哲学未必会传授多少让你脑洞大开的知识,而往往是提出一些你身在其中却不曾察觉的问题。比如,各位同学身上都会揣着一部手机,不同的人用手机做不同的事,有的人喜欢玩游戏,有的人愿意看视频,更多的人整天都在刷朋友圈。然而,各位同学,你们想过没有,手机连接着互联网,就是将全世界所有门类和各种学科的知识连接起来。我们握着一部手机,就将全人类的知识置于指掌之间,这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呢?

你是不是还觉得很懵?那就换个场景来描述。想象一下出生在一百年前的人们,在一个知识极度匮乏的时代,可能连一本书的影子都见不着。以前的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,小时候要是得到了一本书,简直如获至宝,读得心花怒放。在那种状态中,人们渴望着要是想读什么书就有什么书,那该多好啊!于是,脑海中马上浮起一副每时每刻遨游在知识海洋中的画面来。好了,此时此刻,现在的你和我,我们身上的手机就连接着全人类的知识,但是,你,遨游了吗?

这里至少可以思考两个哲学问题。我们在束缚乃至压迫的状态中,特别容易梦想自己获得自由之后的幸福生活,可一旦真正摆脱了束缚或压迫,却会发现梦想也会随之而消散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有一个同学们即将亲历的事可以验证,中学时代的应试教育束缚很大,每一个同学都会对自由学习的大学时代怀有梦想。不幸的是,同学们将很快体会到,梦到自由女神很容易,伺候自由女神却很难,大学生活根本没有那样一种幸福在等着我们。对于自由,同学们都像是叶公好龙。话说回来,在知识匮乏的状态中,人们梦想着要是各种学科的知识都变得触手可及,那该有多么美好。可如今各种知识就在人们的眼前,真是近在咫尺,请问,你感觉到多么美好了吗?要知道,人类的技术发展到今天,将所有知识都变得触手可及,这多不容易,而你却好意思整天被段子手逗得那么开心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这个问题留给即将学哲学的你们以后慢慢思考,我想说的是另一个哲学问题——当全人类的知识都变得触手可及的时候,而这对于我们,究竟意味着什么呢?

在过去,总是某种行业或知识选择人,人只需要用心贴上去就可以了。在今天,我们随时随地可以学习任何学科的知识,却导致我们想要学习任何一种学科的知识都变得很犹疑。既然有那么多学科的知识都可以学习,我凭什么选择其中的某一种而不用担心错过了别的知识?可见,这种触手可及的状态没有拉近知识跟我们的距离,反而将所有知识跟我们的关系都变得很可疑。在这种状态中,我们需要重新反思知识与我们自身的关系。

在刷朋友圈的时代,各位同学都非常清楚,在海量的推送文章当中,是什么决定了你点开哪些文章。在你的兴趣范围内的、你正在关注着的或者你很熟悉的话题,总之是那些与你有某种关联的文章,才会吸引你阅读。没有一点这种关联,哪怕全人类的知识都近在咫尺,跟一百年前人们很难触及任何知识,效果是一样的。但不同于朋友圈的即时阅读,学习任何学科的知识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不能只凭一时的兴趣或热情,而需要与某种学科知识建立牢固的关系,才可能持续不断地学习下去。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,获取和学习知识都不难,真正困难的是,如何才能在自己与某种知识之间建立这种牢固的关系,这是每一个大学新生首先要思考的。

在人类知识的诸多门类和学科之中,你不需要也不可能逐一了解之后再做出自己的选择。就从认识你自己开始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必须基于你对自身的认识,认真反思你与哪一学科的知识可以建立起牢固的关系,然后在诸多学科中做出抉择,确保自己在今后的学习过程不犹疑、不退缩。因此,当全人类的知识都变得触手可及的时候,意味着我们必须从哲学的层面认识自己,再自觉地做出抉择。于是,哲学便绕不开了。

说到这里,在坐的各位新生当中有人心里可能会嘀咕,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专业,不需要从哲学的层面认识自己。我要不被调剂到哲学,哲学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有什么绕不开的呢?好吧,你不把一种自觉的抉择当回事,那我们就换个方式说。认识你自己是一个复杂的哲学问题,但也不妨从简单处说起,简单到你想绕都绕不开——就从你叙说自己的过去开始。比如,我现在就要求你讲一讲刚刚过去的这几天,入学之后来到了新的大学校园,有什么经历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吗?你没有理由拒绝吧。只要你愿意开口,你就开始了认识你自己的历程,而哲学就会挥之不去。——这听起来是不是很诡异?别着急,听我仔细说来。

要和同学们分享一下过去几天的经历,你会很自然地想一想,讲一些什么事情才好呢?你心里非常清楚,在这几天中发生的事情,不是全部需要讲出来的。只有某些事情才适合在这种场合讲出来,哪怕想到了一件合适的事开始讲起来,也不会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和盘托出,而会有主次、有详略地表达。你有没有想过,这是为什么呢?或许你觉得我真是大惊小怪,换了谁都会这样,这不是很平常吗?我在前面说过,哲学就是揭示一些你身在其中却不曾察觉的问题,平常不意味着不哲学。我说这就是认识你自己的开始,甚至就是一种哲学开端的方式,你会相信吗?

很多人对于已经成为了过去的经历,可能有某些事老是会惦记着,也不妨在适当的时候讲出来,但大多数时候的事情不会想着还有什么必要再讲出来。我要你跟同学们分享过去几天的经历,你有可能想了半天,最后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讲的。我要是和你死嗑到底,你大概会很委屈地说,我讲什么呀?我不觉得有什么值得讲出来的,讲了有什么意义吗?很好,我要追问的就是这个,所谓价值或意义是指什么呢?为什么同样是发生在过去的事,有的让你觉得有意义,值得讲出来,有的又完全没有,你连提都懒得提呢?同样都是成为了过去的事情,还有什么区别吗?不错,对于过去而言没有区别,但对于现在和未来则不然。为什么有些事你会老是惦记着呢?因为它一直在影响着现在的你;为什么有些事值得跟别人分享呢?因为它可以影响到别人的未来。人们在叙说过去的时候,会很有意识地把握其间的轻重,甚至不惜有些出入却不觉得是在故意说谎。叙说过去一定不是为了重现过去,而是为了影响现在、塑造未来。一个正常人对过去的叙说,都有某种通过现在而面向未来的意识,哪怕完全不自觉,也不例外。这话听起来是不是很哲学?又是不是每一个同学都绕不开呢?

没错,这就是一种哲学开端的方式。一个人只要在用心地叙说过去,就遭遇了哲学;一个人面对自己的过去,还往往会表现得相当哲学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若是在欢迎辞的一开始,就鼓动各位同学要积极面向未来,要有理想、有追求,努力成为什么样的接班人,同学们可能会嗤之以鼻,才懒得听我讲什么人生意义、社会价值之类的。可我要是要求你们讲一讲自己的过去,将你们经历过的人或事讲出来与其他同学分享,却一个个表现得很羞涩,觉得很难有什么经历值得讲出来,又觉得就是讲出来也意义不大。——请各位注意,像值不值得、有没有意义这样的说法,这个时候却又很自然地从你那里表达出来了。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呢,这分明就不科学啊!原因很简单,你们在面对自己的过去时,那种对意义的追寻、对价值的呼唤,不自觉地就从内心里流露出来。你们以近乎苛刻的态度面对自己的过去,甚至觉得自己的过去简直就一无是处,那是由于你们在用意义作为标尺、价值作为准绳来衡量。这种对意义和价值的严苛态度,你还不相信这很哲学吗?

叙说过去的过程,就是一个不断地认识你自己的过程。但是不是只要说说自己的过去,就算是认识你自己了呢?当然不是。虽说很多人会不自觉地带着意义或价值的眼光看待自己的过去,却几乎很少有人懂得如何正确地运用这种眼光。人总是不满意自己的过去,简单粗暴地抹黑过去,或者与过去相切割,都是惯常的手法。曾有多少回,人都是信誓旦旦地与过去相切割,然后信心满满地面向未来;又有多少回,不是让未来重复了过去的种种不堪呢?人们习惯了高呼面向未来的口号,却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未来其实就是过去的延续。一个人若不具备一种有分寸地叙说过去的意识,此人的未来就很可疑,此人对未来所怀有的期待也很蹊跷。一个人对于自己的过去都是一笔糊涂账,未来又怎么可能会变得明晰起来呢?对于过去的懵懂无知,绝不可能只停留在过去,而必然会延伸到未来。不管未来的道路有多漫长,只是一味地重复过去,这样的人永远认识不了自己。

如何才能真正认识你自己,就从努力做到有分寸地叙说过去开始。哲学的重任之一,就是教人以明辨是非的能力,只有学会了如何分辨过去的是是非非,才有可能懂得如何有分寸地叙说过去,才是真正认识你自己的正途。我们的未来就存在于我们如何有分寸地叙说过去之中,或者说,我们可以从叙说过去的分寸感中看到我们的未来,因为我们以什么样的分寸叙说过去,就意味着我们在期待着什么样的未来。我们期待什么样的未来,也就意味着我们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。这才是认识你自己的最终目的所在。

学会有分寸地叙说过去而后认识你自己,我们每一个人是这样,我们的文明也是这样。任何文明都面临着如何叙说自己的过去,一个企图与过去切割关系的文明是绝对没有未来的。离开了我们的传统文明,也不可能真正认识身在这个传统之中的你和我。哲学本身就承担着如何有分寸地叙说我们过去的文明,并由此揭示我们文明未来的可能性;同时也教会我们如何有分寸地叙说自己的过去,让我们可以真正有把握地面向自己的未来。因此,一个大学生只要认为自己是有未来的,并且想自觉地把握好自己的未来,就一定绕不开哲学这一门学问。哲学,就是这样一门绕不开的学问。所有同学都值得在一生中用若干年的时间来学习哲学,而只有你们拥有了这个机会。这是你们的幸运,哲学绝不会亏待你们,而只在于你们是否会辜负哲学。

最后,希望各位好好珍惜这四年的时光,学会通过有分寸地叙说自己的过去,好好地认识你自己,切莫辜负了哲学,切莫辜负了你自己。谢谢!

上一条:四川大学哲学系2018级迎新致辞(余玥)

下一条:四川大学哲学系2016级迎新致辞(蒋荣昌)

关闭

四川大学哲学系

党政办公室(201室):028-85417159

本科教务办(202室):028-85417126

学生团委办(203室):028-85413870

研究生教务(207室):028-85417656

邮  箱:zxx@scu.edu.cn

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望江路29号文科楼

书记信箱
主任信箱
公众号矩阵(查看)

领导信箱:

书记:zxxscu@126.com

领导信箱:

主任:zxxscu@163.com

Copyright©2020四川大学版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 蜀ICP备05006382号